梁尹派令.jpg

無需派令? 金防部(41)忠征一會字第3193號公文,自1952年9月7日聘梁仁賢與尹會民為酒廠技術課技佐

(三)不平則鳴 --對葉競榮『你在乎誰是金酒鼻祖嗎?』一文的回應       

2010/1/26   金門日報 言論廣場  

作者:金門日報退休記者 張自福

   「不平則鳴」,自古即有,至今仍是。尤其現代言論自由的民主洪流,各形各色之正、反言論莫不大鳴大放,所追求之標的即是真理、公義。政府處理具歷史爭議的公眾人物偏頗時,自然引起人們物議,不平之鳴乃起。

   
古人說:「不患寡,而患不均」,政務不均衡,是民怨的肇因,不平則鳴!

   我在「金酒鼻祖是葉華成先生嗎?」一文,通篇並無對葉華成先生有「尖酸刻薄」的不敬之語,相反的,我讚譽葉華成先生「絞盡腦汁」在研釀。只是對政府機關 的荒唐行政行為作批評,引來葉競榮先生激動的駁詞,並懷疑本人的「企圖」居心,本人僅能微笑視之。          
   
葉競榮先生於「你在乎誰是金酒鼻祖嗎?」文中,數處指點本人,茲謹述三點如后:

   ─金酒太賺錢惹的禍,……也使許多利益團體在後面動作頻頻。誠然的,金酒公司員工有心一同,經過數十年不斷開發研釀,提升品質,口感馳譽國內外,其盈利 金額,為金門造就全國第一的福利縣,這是金門人的光榮。
但是,為何政府肯花千餘萬元之巨資在私人宅第闢設紀念館?為何不撥出些微款項慰助「因公」傷亡的老員工或遺族,吝於「雪中送炭」或「精神慰藉」,豈是福利政府的公平作為?

   ─洪當福先生是我的老師,民國五十四年擔任金沙國中事務主任,亦授「理化科」,洪老師待人和藹可親,做事認真負責。經查閱沙中第一屆同學錄,洪老師的學 歷確是「臺灣大學農化系」,非我這個笨學生所誤記的「成功大學化工系。然而,在天上的洪老師應會因我為他爭取金酒公司「功績榜」一席之位,含笑原諒我的 「小錯誤」。同時,洪老師在金酒公司的卓越績效,也不會讓人以「道聽塗說」抹煞,而尊榮於一個人吧!
   ─老兵梁仁賢先生,被軍方調入酒廠負責研釀高粱酒,在彼時軍管時期,金門司令官掌控地區黨、軍、政大權。除高層將領或特殊重要軍職外,
司令官都可以任意調動。以梁師傅的軍中階級,何須派令?再者,只要有釀製高粱酒的經驗與開發熱忱,又何須擔任主管?像大、二膽戰役,士兵賴生明以過人的機智,奮力擊潰匪 兵,「小兵立大功」,扭轉戰局獲得勝利。賴生明先生的戰功,膺獲總統    蔣公、司令官褒獎,莒光樓並有其署名,後來他以「士官長」階級退伍。
   金酒鼻祖是誰?是有必要查證的歷史真相。吾人靜待文史工作者去探索、考證。特別是仍健在的創廠時期老員工,更需把握時間探訪。
   
委實說,誰在乎誰是金酒鼻祖?但是,歷史的事實真相在乎,這也是我要的企圖事實真相的呈現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四)張自福先生在乎什麼? 『有以利我乎』 -- 回應張自福先生『不平則鳴』一文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作者:金酒鼻祖葉華成長子  葉競榮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 本文被金門日報言論廣場拒絕刊登,理由是不應攻擊記者張自福先生,牽拖其他人更是不該 (此事可受公評,讓後代知道報紙是否平衡、公正、客觀、合理。請參見李福井及中學生怎麼說金門日報  http://rogerspirits.pixnet.net/blog/post/200946024)

      本人上篇題目是『你在乎誰是金酒鼻祖嗎?』,因為我知道張自福先生不管家父葉華成是否是真的金酒鼻祖,他都要發聲大鳴大放。果然張先生在『不平則鳴』一文中稱『委實說,誰在乎誰是金酒鼻祖?』,那麼究竟他在乎什麼呢?,張文通篇言『利』。例如:『古人說:「不患寡,而患不均」』,『--為何政府肯花千餘萬元之巨資在私人宅第闢設紀念館?為何不撥出些微款項慰助「因公」傷亡的老員工或遺族』。換言之,管你誰是真的金酒鼻祖,這樣做都不對,最好要『均』。因此張自福與李廷皆先生『鳴』的動機是為了個人私利『不平』,並非為歷史事實,已很清楚。如果你以為張先生問誰是金酒鼻祖,是準備要『感恩、紀念、膜拜、回饋』,請你趴在墓邊睏較有夢(望)民國八十七年五月二十二日,『金酒公司張廠長』編列的紀念館第一期預算新台幣一千萬元在『其胞兄張議員』堅持之下被縣議會全部刪除,理由是酒廠營利所得應由縣民『共享』,不應圖利特定一人,不論其是否為金酒鼻祖。張自福先生與張議員的思維應可說是同出一源。因此李炷烽縣長剛上任時最初表示如葉家可說服縣議會,對於紀念館一事他樂觀其成。如今金酒酒史館整建採用的是『國家公園模式』,以後由金酒公司獨自經營管理三十年,並不因家父是金酒鼻祖而有特別的『金酒鼻祖模式』,不知張自福先生為何『眼紅』? 其動機因此有進一步瞭解的必要。許多人感激胡璉將軍,因為他是俠盜,將貧困的葉家的『私人財源』變成『公享』。葉家數次以『文字』向金酒公司及鄉親明白表示葉家不要求回饋,只要鄉親能享受到金酒的利益就認為胡璉將軍是為葉家在積公德。如果『國家公園模式』的酒史館真的很過分,在張自福先生要求下,本人下次到金門時願在縣府門前跪一個小時向金門鄉親致歉。問題是,現在有利益團體為了其在金門和大陸的私有高粱酒廠的利益,要打垮家父這個金酒鼻祖,好另立一個新的鼻祖,以遂其瓜分金酒利益的目的,其陽謀已逐步在施展中。
    本人在上篇文章中稱『---否則為何由他(李廷皆先生)所述的尖刻話語明顯可以感覺到他似乎對家父充滿了恨意,不知李先生受傷後撫恤條件是否有爭議。』,已直接點出李先生因對家父不滿才有偏頗不實的言論,而張自福先生在其『不平則鳴』一文中也間接證實李先生受傷後對撫恤條件確有不滿。事實上本人對李廷皆和梁仁賢先生的事情知道很多,但因同情李廷皆先生年紀輕輕即受重傷離開酒廠,因此心存厚道不予明說,實情是李先生對家父不滿另有原因。         

    張自福先生在其第一篇文章中稱『葉華成先生奉胡璉司令官指示研製高粱酒,擅長釀製「地瓜酒」的葉先生經數個月絞盡腦汁去研發高粱酒都功敗垂成,不久即辭職。』,所述雖非事實但是極盡挖苦諷刺之能事,然而在其『不平則鳴』一文中竟稱『絞盡腦汁』是讚譽。張先生曾是專業記者,實不相信其國學程度這麼差。如果張先生神智清醒,而作這樣的論述,簡直是將天下人當白痴,其為人在下不忍評議。

 

註: 金門日報記者李福井在本人投出此篇文章後,曾要求本人說出李廷皆對家父不滿的原因,本人仍持保留態度。但歷史真相還是很重要,本人在過了十八個月之後不得不說出事實真相,寫成稿件『還原當年真相,解開許多謎底,省去無謂爭議』以E-Mail寄給李福井請其代為轉交金門日報言論廣場主編,沒想到竟被李福井直接拒絕刊登。李廷皆對家父不滿的真相請參見本部落格另篇文章『金酒鼻祖是葉華成先生嗎?』。由於李廷皆程度太差又不負責任,雖然周新春讓他每個部門都去試試,但最後被家嚴完全排除在釀酒工人之外,因此恨死家父。他甚至連洗酒瓶都做不好,但因力氣大所以只能做搬運及打雜的工作,民國44年周新春派他去挖防空壕,不幸發生坍塌被壓傷,最後離開金酒,後來他在台灣生活很辛苦,因此想找家嚴去幫他向金酒要第二次補償,但家嚴自離開金酒後與金酒完全沒有聯繫或互動,根本幫不上忙,所以李廷皆對家嚴非常不滿,這就是張自福說:『為何不撥出些微款項慰助「因公」傷亡的老員工。』的原因。

張自福與李福井的革命情誼

鄉訊

兵王入伍記金門老兵聯合演出

*2010/10/30

作者:駐台特派員楊樹清/專題。

http://www.kmdn.gov.tw/1117/1271/4189/188122?cprint=pt

 七人陳情,為檢定金馬國民兵鳴不平
翁心富,烈嶼鄉后井人,大同工學院工商管理系畢業。三十二歲入伍,當兵地點:澎湖。
林金德,烈嶼鄉后井人,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印刷科畢業,三十二歲入伍,當兵地點:金門。
李福井,金寧鄉南山人,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,三十二歲入伍,當兵地點:馬祖。
張榮志,金寧鄉泗湖人,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採科畢業,二十九歲入伍,當兵地點:不詳。
鄭盈豐,金湖鎮溪邊人,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公關科畢業,二十九歲入伍,當兵地點:樹林、金門。
張自福,金沙鎮青嶼人,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採科畢業,三十五歲入伍,當兵地點:南港。
翁心富、林金德、李福井、張榮志、鄭盈豐、張自福等旅台青年,連同一後來返金的許姓「高齡」役男計七人,為了乙紙《檢定金馬地區國民兵實施辦法配合措施》的頒佈,在金馬立委吳金贊無力抵擋下,聯名向國防部、立法院、監察院等單位遞陳情書,還找了「黨外」的立委康寧祥及費希平等人,請求主持公道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gerspirits 的頭像
rogerspirits

金門金酒鼻祖葉華成長子唱歌攝影部落格

rogerspiri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